我要咨询
  • 申诉信
  • 留言时间:2020-11-11
留言内容:

申诉信

 

尊敬的省政府、省教育厅、州政府、州教育局各位领导:

 

我叫戴洪俐,今年53岁,是吉林省汪清县天桥岭镇第二小学的一名数学教师,1988年自吉林省林业学校中师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天桥岭的林场以及地区小学从事数学语文教学工作,三十二年的教学生涯(其中有二十年为班主任)中,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各项业绩指标不说是名列前茅但也不居人后,但苦于只有个中师文凭,所以历年评选高级教师从来就没有我的份,本心灰意冷不做念想了,但前一阵子省里下文件说对于老教师可以不占名额普选晋级,这个从天而降的大好消息着实让我激动了好久,连身边的同事都为我高兴,说政府终归是没有忘记我们这些扎根山区将一辈子的青春岁月奉献给了乡村教育的老教师们,虽说是即将退休临秋末了了,但待遇不重要,重要的是荣誉:给的是荣誉,暖的是人心!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谁知前几天说是又下了个文件,我因为没有大专文凭而被踢出评选之列,我不知道这是哪一级政府的补充规定,但我对这个补充规定实在是理解不了:“三十年、乡村、一线”这三个最初的硬指标条条合理让人服气,但后来这个“大专文凭”我就不明白了,这算什么指标?莫非只有高学历的才有贡献或者说是贡献更大?政府奖励的到底是乡村老教师还是乡村高学历老教师?如果奖励的是高学历教师,那我们这些没有高学历但当年仍满足教学基本学历要求的老教师们谁来管?政府奖励的到底是“辛苦”还是“学历”?如果学历都列上了,那是不是“党员”“先进”之类的各种限制条件也都可以有呢?我想,政府的本意还是奖励教师的“辛苦”,鼓励教师扎根山区,但前一个文件让人心暖,后一个补充规定却让人着实心寒!

国家的希望在未来,而未来靠的是教育!重视教育制定政策不能只从本本框框上出发,更多的要考虑实际情况,要人性化!

希望领导们能认真倾听我们的心声!

别让我们退休后回首往事时为当年的选择而后悔!!!

 

 

 

 

 

 

 

汪清县天桥岭镇第二小学教师:戴洪俐

(电话:13944779114

 

20201111

回复内容:
您好,经与州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沟通,具有中专文凭,在乡镇及以下中小学校教学一线工作满30年且现受聘一级教师岗位满10年的教师,可直接认定高级教师职务。 
回复时间:2020-11-17
回复单位:州教育局